最新消息:谋历史网官方网址:www.moulishi.com.见前世之兴衰 考当今之得失!! | 爱历史讨论历史话题请直接点击论进入历史论坛(进入 bbs.moulishi.com )

《晋书》里的司马懿,到底是隐忍?还是残忍?

< 文史百科 有问题找本站小编QQ:7384656 | 来源: 谋历史网 - www.moulishi.com 浏览 评论

司马懿传统印象的形成源自于《晋书》。

《晋书》是唐朝人编纂的,不仅没有为司马懿洗白,甚至还一定程度上贬低司马懿,以为人臣者戒。问题是这部书的质量在二十四史中几乎垫底,虽然搜集了不少资料,却完全不加甄别和取舍,什么神神怪怪的荒诞内容全都往里塞。晋朝皇室对于自家老祖宗,自然多有溢美之词,可是粉涂错了地方,结果反倒把老祖宗的形象塑造得极其不堪,《晋书》对此也照单全收,再加上一些负面评价,结果司马懿就彻底变成阴谋家了。

这是因为,司马家得国不正,那就必须得给篡位找合适的理由。按照《晋书》的记载,司马懿初始并没打算侍奉曹家,是被迫出的山,而且曹操还非常猜忌他,憋着劲儿要杀他,正所谓“君之视臣如手足,则臣视君如腹心;君之视臣如犬马,则臣视君如国人;君之视臣如土芥,则臣视君如寇仇”,对于这样的魏国,篡了就篡了吧,没啥可不好意思的。

但是这么一来,仿佛司马懿打一开始就存了篡魏之心,一直在暗中积攒力量,装了一辈子的蒜,直到把曹操、曹丕、曹叡三代君王,也包括大敌诸葛亮全都熬死了,他才猛然间跳出来掌权——阴谋家嘴脸,毕现无遗。

这是历史上真实的司马懿吗?说司马懿能忍,一般会提三件事:一忍曹操的压制,二忍诸葛亮的激将,三忍曹爽的排挤——那就让咱们逐一来分析一下真伪吧。

曹氏没有对不起司马懿

根据《晋书》记载,建安六年,也就是司马懿22岁的时候,首先被本籍河东郡推举为上计掾,其后不久,曹操就征召他去幕府任职,但是司马懿“知汉运方微,不欲屈节曹氏”,装病不从。曹操派人半夜里悄悄地前去窥看,司马懿咬牙躺着,一动不动,这才躲过了一劫。

但是估计曹操仍然怀疑他是装病,所以数年后进位丞相,又召司马懿为文学掾,并且吩咐说:“若复盘桓,便收之。”司马懿不敢再装了,被迫进入曹操幕府——所以才说他附曹并非真心实意,纯属被迫。

然而仔细研究这个故事,便能发现问题。司马氏为河内名门,但并不属于顶级的经学世家,这么一个家族里的小字辈,才刚二十出头,曹操想召他做幕僚很正常,专门派人去查看他是不是真病了,当时的曹司空应该还没有那么闲。司马家兄弟八人,号称“八达”,其中老大司马朗22岁出仕曹操,为司空掾属,转为成皋县令,司马懿排老二,当时的名声并不比大哥强太多。若说曹操想拉拢河内司马家,那有个司马朗也就足够了,不必再坚持让司马懿出山。

事实上,建安六年的河内太守,很可能是魏种(建安四年就任),不但门第不高,而且在吕布入兖州的时候还曾经弃官而逃,名声很差,所以司马懿若通过魏种的渠道得以进入曹营,肯定会对他日后的仕途造成负面影响,故此才不肯应征。

那么后来他为什么又从了曹操呢?《后汉书·荀彧传》中有记载,说:“彧又进操计谋之士从子攸,及钟繇、郭嘉、陈腢、杜袭、司马懿、戏志才等……”这就很清楚了,司马懿最终是抱上了颍川荀氏的粗腿,这个推荐人资格足够啦,于是欣然出山——真跟什么“知汉运方微,不欲屈节曹氏”一丁点儿关系也没有。

《晋书》评价司马懿,说他“内忌而外宽,猜忌多权变”。接着记述,曹操察司马懿有“狼顾”之相,也就是说脑袋可以回转一百八十度,又梦见“三马同槽”,因而对曹丕说:“司马懿非人臣也,必预汝家事。”《晋书》最后总结:“迹其猜忍,盖有符于狼顾也。”

“猜忌”、“猜忍”,这是唐朝人对司马懿的评价,不可全信;而至于什么“狼顾”之相和“三马同槽”,纯属小道八卦。要知道司马懿仕曹之后,曹操“使与太子游处”,也就是说让他跟着曹丕干,很明显作为下一代的心腹重臣来培养,真要是有疑忌司马懿的心,能放心把他搁儿子身边吗?

司马懿就正是抱着曹丕的粗腿,才得以步步高升的。曹丕做魏太子的时候,身边有四位心腹谋臣:陈群、司马懿、吴质和朱砾,被称为“四友”。曹丕是个挺念旧的人,当他篡位称帝以后,这四人全都得以跻身高位,权重一时。所谓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,本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,从中也瞧不出司马懿有多隐忍来。

很多人都认为,司马懿那么大本事,就因为曹操不信任他,所以一直压制他,要到曹丕时代他才得以崭露头角,这又是妄言。司马懿仕曹大概是在30岁前后,曹操死的时候,他41岁,正当年富力强之时,十多年间,从小小的文学掾一直做到丞相主簿、太子中庶子、军司马,仕途算是一帆风顺了。你不能拿他跟27岁出山就能让刘备“如鱼得水”,引为副手的诸葛亮相比,刘备手下没人啊,曹操麾下则谋臣若云,无论年岁还是资历,司马懿怎么可能去跟荀彧、荀攸、郭嘉、贾诩等人并列?

曹操够看重他了,上来就让他跟着自己的继承人,哪有一丁点儿要压制司马懿的意思?

所以司马家后来篡位,那污点是洗不掉的——曹氏代汉,好歹中原是曹操打下来的,有过扶危定倾之功,若无曹操,估计汉朝早亡了;司马家既无如此烜赫的功劳,曹氏又没啥对不起他们的地方,史笔皇皇,一个“篡”字肯定逃不了。

《晋书》也承认,司马懿仕魏,“勤于吏职,夜以忘寝,至于刍牧之间,悉皆临履”,办事勤勤恳恳,即便不计他多次出谋划策之功,也属于一名称职的中层官僚。但是《晋书》以后事倒推,认定这是装的,实际上司马懿并不忠诚,而只是为了麻痹曹操。所以曹操瞧见司马懿这么老实,“意遂安”,不再跟曹丕说要除去此人了。

“非人臣”,有野心,和是否认真办事,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吧。正好相反,不管一个人再怎么有野心,倘若平常疲疲沓沓的,连本职工作都做不好,那才不值得担心吧,司马懿只有反其道而行之,曹操才可能不再猜忌他、压制他。

人心隔肚皮,司马懿究竟是怎么想的,别说后人了,即便当时代人都无从揣测,只能听其言,观其行,不可能猜其心。起码司马懿早年间,看不出他有“不肯屈节曹氏”之情,也没有韬光养晦、隐忍待发之意。

司马懿没有花十年忍曹爽

《晋书》中说,司马懿在陇上对战诸葛亮,固守不出,诸葛亮多次挑战都无法达成目的,于是送对方“巾帼妇人之饰”。司马懿当场就怒了,上奏曹叡,请求和蜀军决战,曹叡急命辛毗前往,柱节营门,不准交锋,这才挫败了诸葛亮的图谋。

但是随即就借诸葛亮之口,戳穿了司马懿的伪装,诸葛亮说了:“彼本无战心,所以固请者,以示武于其众耳。将在军,君命有所不受,苟能制吾,岂千里而请战邪!”到了《三国演义》,为增加戏剧效果,就直接给改成了:“司马懿看毕,心中大怒,乃佯笑曰:‘孔明视我为妇人耶!’即受之,令重待来使。”当时任凭哪个男人被赠予妇人巾帼,都是不可能不光火的,区别只在于是及时发作,还是硬生生把怒火给压抑下去——这才叫做“忍”。